[收藏][SLAYERS同人]明眸 BY雪黛

2009-05-21-Thu-14:51
By 雪黛

『作者声明』

我的作品[除了少量特别标明禁止转载的],允许自由转载——也就是说,陌生的来客们不需要联系我,即可任意转贴。
请务必写上我的署名雪黛和本站链接地址http://sos.slayershome.net/index.php,不然一旦发现,追究到底。

转自魔剑之家,原文地址

关于《明眸》:
本文非常阴暗。
一个悲剧。
真正的悲剧。
不在于情侣的分离,也不在于爱人的死亡。
文中重要角色,很难得到原谅。
毫不搞笑。
本文和卡通联系不大。篇幅很短,只描写情节推动必需的场景,所以读者不会看到著名角色们的经典行为。特定环境下的特定心态以及行为,我已经尽量站在角色的位置设想。
因此:慎入。


你是我黑夜里的太阳
我永远得不到你的光亮
偶尔有些微光哎
也是我自己的想象
——题记



杰洛士跳跃空间去追击窥视者的时候,一个风姿绰约的女郎悠然出现在莉娜面前。她的个子很高,披洒在肩头的银色卷发在黑暗中闪闪发亮。看到她手中的长柄烟斗之前,莉娜就已经猜出她的身份。兽王杰拉丝,她的恋人过去的主子。也许,赤发少女谨慎地想,现在她还是他的主子。
“杰利的品味不错,没有枉费我两千余年的栽培。”兽王扫视整个房间的布置,最后视线意味深长地集中在莉娜脸上。
怒气激烈地升腾起来,莉娜知道这是暗示,也是讽刺。她听说过冥神官菲路的故事。据说杰洛士曾经疯狂迷恋过菲路,他俩有着非同一般的亲密关系,这种关系甚至得到菲不里佐的鼓励,因为冥王相当欣赏杰洛士的才干。遗憾的是,冥神官在一千年前的降魔战争中战死沙场。据说,杰洛士一日之内屠杀九万条黄金龙的动机,正是源发于此。
她简短地说:“前天我去拜访米鲁卡兹亚。”
兽王吐出一串烟圈:“明智的人选。高位魔族缺乏诚实的美德,因此你宁愿相信这种传言是一种离间策略。”
“黄金龙说,我确实长得像菲路。”
“我怜悯你,自作多情的姑娘。”杰拉丝说,“你的恋人掌握了这次拜访?”
“不,最近他非常繁忙。”莉娜补充说明,“避开他安排的耳目,着实花费我不少心思。”
“你正在背叛杰利?”
莉娜摇头:“我想了解真相。”
“你准备惩罚他?”
“我要离开他。”魔法天才说得斩钉截铁,“一想到那些甜言蜜语,那些柔情蜜意,属于那个死去的冥神官,我就无法遏制厌恶之情。我是容貌相似的替代品?我是替补?这样的耻辱绝非莉娜?因巴斯所能容忍。”
杰拉丝当即切入正题,请求做个买卖。
“赤龙骑士的妹妹,拒绝同魔族谈论交易。”
一阵微妙的震动,室内的黑色渐渐浓重,把窗户映衬得格外明亮。莉娜感觉到杰拉丝正发动法术。虽然不知敌人目的何在,但莉娜并不恐惧。她悄悄提高警惕,力求随机应变。显而易见,杰洛士中了调虎离山之计。
窗中光芒越来越盛,莉娜凝神细看。一片朦胧的白光之间,显现出依稀黑影,正如一幅紊乱的图画。两分钟之后,画面变得清晰、稳定。这是一个陌生的空间,景物奇异,多半不是人类世界。不幸的是,几个熟悉的朋友,却在里面流连忘返。金发剑客照样满面春风。冷峻优雅的合成人神情肃穆。塞拉格的女巫一脸疑惑。高雅的公主焦虑地指手划脚。
“我拿这些人的性命作筹码。”
“卑鄙!”
“交易吗?”
“唔,成交。”
一番言简意赅的嘱咐,高贵的兽王抛下一粒药丸,缓缓消失在黑夜里。莉娜在静寂中枯坐半晌,然后点燃蜡烛,长久地注视着它。药丸无色透明,仅有米粒大小。根据杰拉丝的介绍,它是群狼之岛研制的秘密武器,用以铲除丧心病狂的兽神官。莉娜答应在决战前夜喂他吃掉。
杰洛士头脑精明,作风慎重,杰拉丝的卧底完全找不到投毒的机会。严格来说,这算不上毒药,由于对精神本体和肉体无害,因此中招者也没有不适反应,唯一的药效是在二十四小时整之后,生物会昏迷一百二十秒。
致命的两分钟?
尘埃落定的两分钟?
去年暮春,他俩的恋情曝光。兽王震怒之余,吩咐她的神官杀死恋人以表忠心。杰洛士毫不犹豫拒绝,并且抢先对创造者宣战,害得杰拉丝成为魔界的笑柄。
摊牌之前,杰洛士已在积累军备。恋情早晚会被耳目众多的兽王揭穿。他无法精确揣摩上司的态度。最理想的情况是兽王无动于衷,不加干涉。莉娜并非恶魔看中的第一个女人—魔族从无礼法观念,更无忠贞的品德,伴侣关系普遍混乱。他担心的是,莉娜的种种光辉业绩:杀死赤眼魔王的分身,杀死冥王,破除结界。她对魔界造成巨大的震撼。兽王不会针对种族差异,只会针对莉娜?因巴斯。
以上分析杰洛士详细告诉过她,事态发展也证明他绝非危言耸听。他俩原本与伙伴们一起,享受逍遥的旅行。兽神官的精力无穷无尽,他依旧承担他分内的工作,但经常性地陪在她身边。
这是莉娜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。
宣战之后,莉娜迫不得已离开高里等人,不能连累他们四个,更不能让杰洛士孤身出征。他的战斗力比不上魔王们,不过他让她充分见识到谋略的力量。他在夹缝中艰难地求取生存,扩展势力。他变得越来越忙碌,她开始越来越困惑,战争的起因是争取爱她的自由,还是他早就存在的野心?
她衡量自己的内心。她发现自己倾向后一种答案。这种想法使她悲哀,但也有慰籍:由于人类肉体的局限,她必须按时睡觉。每晚他都亲自守护她。他的目光,弯弯笑眼中瞬间流露的目光,饥渴、痴迷,还有激烈的欲望。他能产生爱,负面感情范围内的爱。他说过,他需要她。
霸占恶魔的全部情感,也是一项殊荣。
因此她安心和他厮守。
现在情况有异。
他的痴迷——
他的需要——
他的狂热——
他的全部情感——
他冒的性命之险——
因为莉娜本身?
因为莉娜是冥神官菲路的影像?



“Darling,明日你将成为一位魔王的王妃。你觉得我适合冥王的头衔,还是魔龙王?”他猛然想起两位魔王等于直接、间接死在莉娜手里。这种联想让他不悦,但文秀的面孔上依然挂着踌躇满志的笑容。
莉娜给他斟茶:“有必胜的把握?”
“Bingo!”
“你的红茶。”
“兽王会痛恨她的盟友。她的韬略不同凡响,不过海王永远贪图利益,霸王总是爱慕虚名。决战开始,我们的形势会很艰辛,但最终胜利必然属于我,我的策略是万无一失的。本次战役会成为以弱胜强的经典教材。”他推开茶杯,“两颗糖,不加奶,莉娜宝贝,你真了解我的口味。”
杰洛士微微睁眼。
“不喝吗?”
“非常想喝。”他侧过头,吻她的脸颊,“偏偏不能喝。你知道我长期水米未进。兽王的奸细无孔不入,我得到一个确切的消息,她派出部下给我投毒。我倒是相当好奇,怎样的毒药才能伤害魔族的精神本体?”
莉娜打个冷战。
“不用紧张!这是好消息,说明兽王已经承认自己对盟友缺乏必需的影响力。寄望于暗杀,等于承认黔驴技穷。”他从怀里取出一个的雕像,“我们还是来谈论一些好玩的事儿。你没兴趣听我分析政局吧?”
“你摆弄这个雕像已经很久了。”
“我在等。”他修长苍白的手指抚过雕像的发丝,“等待一个特殊的时刻,把它完成。”
“此刻?”
他颔首:“嗯。”
“只缺眼眸。”
“亲亲,眼眸最重要。”
兽神官向她甜甜一笑,接着展示他的稀世奇珍。乍看之下,她以为是红宝石。他满面春风地否认,并且报出一长串拉丁文名字。这是一颗极其罕见的深红钻石。众所周知,钻石通常无色,普通的黄色金丝钻之外,只有少数浅色钻石。大名鼎鼎的“海洋之心”,就是靠它汪洋似的深蓝色彩名列前茅。
“达璐菲恩赐予我海洋之心,酬谢我在降魔战争中偶然的救命之恩。前天,我用它向希罗换取了这颗红钻。”他施展魔法把它分为两半,镶进雕像的眼眶,“老家伙借机狠诈我一笔,逼我签订一大堆条约。”
雕像红艳艳的明眸,仿佛两朵小小的阳光。
流光溢彩。
璀璨生辉。
一个惟妙惟肖的袖珍莉娜。
还是,菲路?
他慢慢放下雕像,拥住她。少女的脸条件反射似地涨红,想推开他的手臂,又想环抱他的身体。他的体温冷得她寒颤不已,他正在加重臂膀的控制。肌肉的曲线妥帖地契合着,令他俩之间的衣物显得多余。
她念及自己关于分手的设想,一个不得体的问题冒了出来:“你迷恋过冥神官?”
情人的头在她胸口动情地磨蹭。
“菲路和我,谁更重要?”
这种时候,该死,不识相的姑娘提起菲路!杰洛士尝试着控制自己的思绪,过世的冥神官,点点滴滴的回忆不可抗拒地在他意识内翻腾。面貌、体型、嗓音、精明泼辣的性格,菲路都同莉娜极端相像。桀骜不驯的她,甚至敢跟她的创造者打赌:“一周之内,我准能把害羞的兽神官搞到手。”经验丰富的纤纤十指,从记忆长河中伸出来,柔柔地、变化多端地爬下他的脊梁。他的身体不由自主亢奋起来,但微弱的理智提醒着他:严禁得罪怀里的女孩。“你,重要。”他含糊地说。
“我是谁?亲爱的。”
她的语声刺激着他。一千年前,他懊恼自己的稚拙时,同样的声音安慰过他:“对于我来说,你表现得足够好。因为——我长久、狂热地想得到你。”菲路,很棒,某些方面很棒。“梅朵迪里,十恶不赦的黄金龙!杀光你的全族也难消怒火!”情欲的烈焰毫无预兆地熄灭,取而代之的是对往事的怀恨。觉察变化的莉娜,用力托起恋人精致的下颌。
轻佻、甜美的杰利不见了,只剩下一个恨意汹涌的恶魔。不是仇恨,不是怨恨,不是悲愤,不是暴怒,而是纯粹的、无遮拦的恨。他全身打颤,他牙关咯咯作响。他粗暴地挣开她的手掌,埋头咬住她的颈。
犹如濒死的人狠狠咬住一根救命稻草。
菲路的地位不言而喻。
“甩掉他!”灵魂在叫喊,她却无法纵容自己。朋友的性命得靠他交换。高里必须活下去。当然,兽神官怀念旧情也罪不至死。她干涩地提起高里的安危。杰洛士能营救他们,这样也许比较艰苦,但比出卖他合适。
“高里是安全的,我一直在保护他们。”
多么无耻的谎言!
她终于杀机萌动。
魔鬼永远是魔鬼。
他不管他们的死活。
他的话音里蕴含厌恶。
她暗中把药丸含进嘴里。生死攸关的物质当即融化。杰拉丝不见得遵守诺言,但自己已经别无选择。
一听高里的姓名,杰洛士就很郁闷。他知道曾经有一段时间,那个男人在她心里几乎跨越了友情的界限,现在他俩仍然是亲密的朋友。在卿卿我我的时候提到高里,他没有办法像往日一样佯装豁达。幸好致歉式的亲吻让他很快开怀。
她第一次这么热情。他顺从地任她描绘舌的轮廓,吞咽着她唇齿之间美妙的琼浆。
“好好休息吧。”他依依不舍地主动中止。等到恋人入睡,他才开始认真批阅公文:少数是纸张,绝大部分则通过光球传输信息。
莉娜的双眸,偷偷地、静静地、贪婪地凝视他:瘦削的身体,柔顺的发丝,一贯的甜美笑容。手指在被褥内颤栗,三番五次想去拥抱,想去真正地占有他,她终于通宵未眠。黎明的微光升起,他披挂整齐,走进床前。温柔的唇凑近她的脸,但小心地不触到她的肌肤。
怕打扰她安睡?
涩涩的东西在她的胸膛流淌。她险些开口坦白一切,阻止他去送死。
“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。”他慢条斯理戴好手套,从床头拿起雕像,“我特别需要你的陪伴。”
她听见内心嫉妒地嘶吼。
他的嘴唇落在雕像上。
嫉妒雕像?
他亲吻着雕像的眼睛。
嫉妒雕像代表的菲路?
他把雕像收进怀中。
她紧紧闭上嘴巴。
他的身影瞬间消失。



兽神官全军覆没的消息,由杰路负责传达。他素来是伙伴中间最有理性的一个,具备指明事实的勇气。杰拉丝吞噬掉她的叛徒及其全部军队,强势空前。昨天,精明的谋略之王得到梦寐以求的利益:兼任代理冥王。霸王、海王幸灾乐祸地讥笑过杰拉丝,如今却不得不臣服于她。
每个人都在注视莉娜。
公主的眼中酝酿着水气。
“没关系。”赤发女孩神情坚定,“你们安全就好。”
杰路简洁地说:“兽王把我们当军事目标,她想用你的朋友要挟她的叛徒。”
梅菲尔道:“大约半年前,杰洛士先生派部下到塞拉格,护送我来塞伦。”
高里接口:“我也一样,当时我正在旅行中。”
“兽神官考虑周全,不仅安排大家在这里会齐,还派遣重兵守卫谢非利亚和本国。”
高里眼明手快,一把扶住瘫倒的莉娜。
“回避不是明智的选择。”加梅里亚一脸严肃,“正义的人必须正视现实,重新振作。”
“美好回忆可谓无价之宝。”众人异口同声:“但我们还是决定说出一个秘密。”
去年隆冬,加梅里亚在王室图书馆的秘籍中看到降魔战争的历史。
一本厚重的精装辞典摆在莉娜面前。
“你看插图上的冥神官菲路——”
一样的活跃身姿。
一样的明媚笑容。
年轻的公主因此深深困扰。莉娜与杰洛士如胶似漆,她很难相信揭穿这个不愉快的事实,会给莉娜带来幸福。毕竟人死不能复生,而他哄她快乐,他待她好——
众人商议之后,一致同意封锁消息。
“莉娜,也许这能缓解你的痛苦。”
“莉娜,他不值得你怀念。”
“莉娜,你准会遇到真心爱你的人。”
语声此起彼伏,如同一曲善意的交响乐。
怔怔地,她凝视菲路的画像。
长久地,她凝视她的画像。
一样的赤色卷发。
一样的蜜色肌肤。
一样的轻盈体态。
一样的灿烂明眸——
清澈的蓝——
仿佛来自星星——
深邃的蓝——
仿佛传说中的海洋之心。




END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明眸`米鲁卡兹亚的悼词

笔者的话:
也许这段文是“蛇足”,请朋友们姑妄观之。
菲路的死因应该交待—毕竟是在动笔之前就设计好的情节呀,一语双关的伏笔都埋在原文里,不道明真相,谁能看出凶手是杰洛士?谁能看出爱人是梅朵迪里?
众人:ft!!!
区区一头黄金龙,根本没有杀死冥神官的实力嘛。
不看本文,《明眸》照样完整、独立地存在,因此,不喜欢本文情节的朋友,权当没有看到吧。


米鲁卡兹亚的悼词:

我的朋友。
你沉睡在坟墓里,一千余年。
昨天,有个非常像你的女孩过世。
她爱上一个魔鬼。他死去后,她的心不幸裂成两半。你知道的,人类的生命体和我们一样。缺少一颗完好的心,就无法生存。也许你喜欢这个消息。因为她死去的爱人,名叫杰洛士。
梅朵迪里!
我的朋友。
当年你说服你的菲路,拿色相勾引高位魔族中最强的兽神官,打算利用他的力量,帮你们在冥王的追杀中创造逃生之机。你告诉我,制定出如此寡廉鲜耻的计划后,世上不会再有任何事情能伤害到你。你爱魔鬼,已经同魔鬼一样毫无心肝。
可惜,你没想到。
有一种伤害会超越想象的极限。
杰洛士仍然执行冥王的密令,杀掉他第一个,精确地讲,也是最后一个情妇。
你过分自信,打击也分外沉重。
于是,你死于心碎。
莉娜?因巴斯!
女孩。
她出卖她的杰洛士。
她以为当成如此决绝的凶手后,世上不会再有任何事情能伤害到自己。
错了。
其实,魔鬼的爱人——
还有一颗血淋淋的——
足以致命的——
心。

(完)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是明眸的草稿之一,本来自己觉得挺好的,就是怕写进去影响心碎的原因和气氛,只能忍痛放弃。心碎的原因我改了又改,还是词不达意——想说明莉娜和梅朵迪里一样,本来不是脆弱的、林妹妹似的人,她的真正死因在于盲目的乐观——有些时候,你做了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会去做的可怕事情,做完以后就感到已经和魔鬼的一样毫无心肝,这时你会很乐观地认为:到了这个地步,还有什么能让我伤心呢?——最后,一种想象的极限之外的伤害突袭了你——
扯得太远了,现在来看正文吧,(脸红)语言很粗糙咯。


米鲁的独白片断:

我明白杰洛士痛恨这段往事——于是有人认为他痴迷地爱着菲路。个别人知道杀死菲路的凶手是谁,但并不影响这种观点。魔族的爱里没有牺牲也没有奉献,他爱得再真诚再深沉,也会理所当然地屈从于冥王的命令。一千年来,杰洛士偏执地拒绝和任何女性交往,仿佛一位恪守清规戒律的清教徒——于是人人认为他仍然痴迷地爱着菲路,连兽王也这么想。
我一直不懂:他恨的是什么?
也许他恨菲路,恨她把爱给了龙;也许他恨菲不里佐,恨他夺走了菲路的性命;也许他恨自己,恨自己没有勇气反抗不忍执行的任务——也许也许,他恨这一切。

有一天,他和莉娜一起出现在我的面前。他看着莉娜的时候,目光中流露出笑意;看着我的时候,依然是刻骨的、炽热的痛恨。他恨我,因为我也是龙。他没有从莉娜身上得到解脱?莉娜和菲路长得如此相像,两人又如此缠绵,他竟然没有靠莉娜得到解脱?

我霎时理解了他。

也许在他眼中,两个女孩没有相似之处——莉娜爱他,菲路不爱。他爱莉娜,不爱菲路。
他真正恨的:在冥神官被他征服得死心塌地之前,他不得不杀死她。
菲路死去——征服她变得永不可能。
他的纯洁已经给了她,不能回收,不能抵赖,这个事实永远无法改变。她当时爱的是梅朵迪里,她带着对龙的爱死去,这个事实永远无法改变。空前绝后的污辱!男性的魅力,由菲路判定,他比不上一条黄金龙。
他杀死了无数的龙,但发泄不了心头的恨意。
他恨菲路,她利用他帮梅朵迪里;他恨菲不里佐,他夺走了菲路的性命;他恨自己,自己没有勇气反抗不忍执行的任务——他恨这一切——时光无法倒流,耻辱无法洗刷。
他的纯洁——
他的高傲——
注定他永远得不到解脱。

COMMENT



发表留言

主页